广告位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厂房 >

拆迁废墟上环境恶化 丰台榴乡路棚户区居民盼改

2020-07-28 14:26厂房 人已围观

简介来源标题:拆迁废墟上环境恶化 老房修修补补勉强住 榴乡路棚户区居民盼改造提速 每逢雨季,拆迁地区渣土泥水顺势流淌,道路泥泞积水,未拆除完毕墙体存在坍塌危险,隐患严重。...

  来源标题:拆迁废墟上环境恶化 老房修修补补勉强住 榴乡路棚户区居民盼改造提速

  “每逢雨季,拆迁地区渣土泥水顺势流淌,道路泥泞积水,未拆除完毕墙体存在坍塌危险,隐患严重。”近日,北京日报收到一份《加快推进榴乡路两侧棚户区改造的建议》(以下简称《建议》)。文章介绍了目前榴乡路两侧棚户区的现状,反映仍有部分未启动拆迁的居民,居住在残垣断壁、垃圾渣土堆积的拆迁废墟上,生活环境差。对此,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。

  近日,记者和《建议》的提出者之一人民大学环境学院的姜晓群博士来到现场。从刘家窑地铁站出来,沿着榴乡路一直向南走,只见道路两侧竖起高高的围挡。围挡外道路宽阔笔直,秩序井然;而围挡内是一大片拆迁废墟,荒草丛生。

  记者首先进入了路西侧的拆迁区。到处可见残垣断壁,砖块瓦砾,垂落的电缆、松动的线盒在空中晃悠。堆积的拆迁渣土至少高出路面半米,上面苫盖的部分绿网已经破烂不堪。为了保证道路不被渣土覆盖,有些胡同两侧树起了铁皮围挡。围挡背后还堆积着垃圾,部分围挡已经扭曲倾斜,不堪重负。

  大片的拆迁废墟中,竟然见到一些住户。据住在这里的居民介绍,南苑乡的房子和属于国有土地的公房犬牙交错在一起,没有明显界限。南苑乡从2016年开始启动拆迁,剩下没拆的大都是公房,还有个别存在争议的民房。而恰恰是居住条件相对较差的公房,尚未启动拆迁。

  记者沿着狭窄阴暗的通道,走进一处平房。一间大屋隔出来三四间,木质结构的房顶被熏得黑乎乎,过道的石棉瓦摇摇欲坠,窗户布满油污,横七竖八的电线裹满了油污和灰尘,像一根根粗黑的毛线。角落里的水龙头正在滴滴答答地漏水。

  户外的荒地上,有住户开垦出小块菜地。一位大爷说:“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搬走,总得找点事儿做吧,可以锻炼锻炼身体。地荒着可惜,种点东西,也算绿化,改善环境吧。”

  榴乡路东侧的情形与西侧差不多,围挡内侧同样是大片大片的拆迁废墟,疯长的野草把网布撑破钻了出来,形成茂密的一大片。记者看到一幢小楼挺立在废墟上,楼里依然住着很多人,阳台栏杆上晾晒着衣物被褥,小楼周围停放着不少电动车。距离小楼十多米外的拆迁废墟上堆满了生活垃圾,闷热的天气下散发出难闻的臭味。

  “就这种居住条件,我们已经熬几年了。”在榴乡路东侧,一片住宅前停放着十多辆某快餐公司的外卖送餐车。记者遇到一位女士,她说自己住在最里面把角的一间公房,紧挨着旁边拆了一半的三层小楼。那栋楼半扇外墙拆掉了,楼梯暴露出来,但为了相邻住户的居住安全,小楼没有完全拆除。据她讲,有一天刮大风,那栋小楼里的一块彩钢板松动了,随风摆动,一旦倒下来就会砸到她家。幸亏维修人员及时赶到,移除了那块彩钢板。

  今年夏季雨水多,她常常要自己清理她家到大马路那二三十米长的羊肠小道,否则雨水冲刷拆迁渣土,就会把路覆盖上了。她还抱怨,家里自来水压力小,洗澡很困难,怀疑是水管破裂导致的,但管线埋在渣土下面,维修十分困难。她说这几年一直这样提心吊胆地过日子,每天都在巡视这片区域的居住安全,“真盼着快点搬家走人”。

  横七条3号楼是这片拆迁区里为数不多的楼房,一层为底商,楼上5层用于居住。据介绍,5个楼门共有75套房,分属丰台和(原)崇文两区的4家企事业单位,产权关系复杂。

  今年“五一”节,这栋楼的下水道堵了。“大过节的,哪去找人修啊,真糟心!”在这里执勤的社工告诉记者,社区只得找来一位疏通下水道的师傅,与此同时赶紧联系产权单位。但因为管线点都没打通。该单元的居民家全部停水。第二天,产权单位找到了房子的原始图纸,终于疏通了管道,居民才恢复用水。“最担心的就是房子维修的问题,几家单位协调起来非常困难。”

  据介绍,今年疫情期间,横七条路第一社区封闭了22个出入口,统一管理14个出入口。不论是拆迁区的防疫、安全还是环境卫生,基层都面临很大压力。据社区的工作人员介绍,为了维持拆迁区居民的正常生活,他们尽了最大努力,协调方方面面,尽力保证未拆迁居民的水电供应、排水排污、应急维修以及消除安全隐患。现在他们的工作重点是推进垃圾分类。

  据介绍,榴乡路两侧棚户区涉及南苑乡集体土地和国有土地产权户大约1500户。南苑乡土地腾退于2016年10月开始,目前大部分土地已经腾退完毕,大部分腾退房屋已经拆除。而国有土地房屋早已经完成入户评估、材料收取等工作,但是正式征收迟迟没有开始。居民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,希望加快棚户区改造进度。

  记者查询得知,榴乡路两侧棚户区属于丰台东铁营棚户区改造项目的一部分。2019年底,丰台区曾回复居民:经区住建委核实,东铁营棚户区改造和环境整治项目目前已完成入户摸底调查、搬迁补偿政策制定等相关工作,部分地块已启动搬迁工作。同时,项目实施单位正在依据北京市“新总规”开展项目规划论证及手续办理工作。待项目规划稳定后将逐步开展剩余地块搬迁补偿政策意见征询工作。

  今年6月,丰台区再次回复居民:经丰台区房屋征收中心核实,为尽快推动东铁营棚户区改造和环境整治项目进展,解决老百姓实际居住困难,项目采取分期分批启动,部分居民所在地块仍在继续推进,择机启动。

  榴乡路两侧棚户区为东铁营棚户区改造项目的一部分。东铁营棚户区东到方庄南路,西到同仁东路,南到石榴庄路,北到南三环,面积218公顷,棚户区改造涉及其中的56.5公顷,分散在23个地块。

  东铁营地区曾经有50多家国企,包括铜厂、制革厂、化工厂、电线厂、压缩机厂、农药厂、油漆厂等。如今,有的企业已经关闭,但老宿舍区还在此。其间还夹杂着一些当地村民的宅基地,逐渐发展形成了规模较大的平房区。因为年久失修,该区域房屋破旧,基础设施落后。道路狭窄且坑洼不平,居民的生活、居住条件较差。但由于该地区产权归属分散、地块零散,拆迁和后期开发难度都较大。

  早在2011年,丰台区就计划“5年内启动东铁营地区棚户区改造”,但是因为地区情况特殊,土地权属复杂,棚改资金难以平衡等问题,东铁营地区棚改一直推进缓慢。

  2013年12月,东铁营棚改纳入北京市棚改目录。这个丰台区启动的最大的棚改项目,涉及4100多户居民和村民。

  推进项目实施,保证棚户区居民基本生活。相关部门加快项目规划论证及手续办理工作。多部门联合作战,各司其职加强对这种待建地块的使用与管理,避免征地变为垃圾场,滋生病菌。

  与此同时,有关部门应保证拆迁滞留区居民的基本生活,包括人身安全、供水供电、垃圾清理等基本生活需要。

  尽早完善棚改规划与实施,全面设计交通动线规划,以人为本,市政道路设置单向行驶、时段禁行等,实现全面的静态交通规划,有效缓解出行难、停车难和交通拥堵。合理选址修建地下停车库或地上停车楼,鼓励换乘地铁公交出行。

  结合居住区建设卫生驿站,提高社区卫生服务水平。在该地块建设一个集绿化美化、休闲娱乐、健身锻炼、应急疏散等功能于一体的街心公园,彻底改变榴乡路两侧居民的生存生态环境。

  “每逢雨季,拆迁地区渣土泥水顺势流淌,道路泥泞积水,未拆除完毕墙体存在坍塌危险,隐患严重。”近日,北京日报收到一份《加快推进榴乡路两侧棚户区改造的建议》(以下简称《建议》)。文章介绍了目前榴乡路两侧棚户区的现状,反映仍有部分未启动拆迁的居民,居住在残垣断壁、垃圾渣土堆积的拆迁废墟上,生活环境差。对此,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。

  近日,记者和《建议》的提出者之一人民大学环境学院的姜晓群博士来到现场。从刘家窑地铁站出来,沿着榴乡路一直向南走,只见道路两侧竖起高高的围挡。围挡外道路宽阔笔直,秩序井然;而围挡内是一大片拆迁废墟,荒草丛生。

  记者首先进入了路西侧的拆迁区。到处可见残垣断壁,砖块瓦砾,垂落的电缆、松动的线盒在空中晃悠。堆积的拆迁渣土至少高出路面半米,上面苫盖的部分绿网已经破烂不堪。为了保证道路不被渣土覆盖,有些胡同两侧树起了铁皮围挡。围挡背后还堆积着垃圾,部分围挡已经扭曲倾斜,不堪重负。

  大片的拆迁废墟中,竟然见到一些住户。据住在这里的居民介绍,南苑乡的房子和属于国有土地的公房犬牙交错在一起,没有明显界限。南苑乡从2016年开始启动拆迁,剩下没拆的大都是公房,还有个别存在争议的民房。而恰恰是居住条件相对较差的公房,尚未启动拆迁。

  记者沿着狭窄阴暗的通道,走进一处平房。一间大屋隔出来三四间,木质结构的房顶被熏得黑乎乎,过道的石棉瓦摇摇欲坠,窗户布满油污,横七竖八的电线裹满了油污和灰尘,像一根根粗黑的毛线。角落里的水龙头正在滴滴答答地漏水。

  户外的荒地上,有住户开垦出小块菜地。一位大爷说:“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搬走,总得找点事儿做吧,可以锻炼锻炼身体。地荒着可惜,种点东西,也算绿化,改善环境吧。”

  榴乡路东侧的情形与西侧差不多,围挡内侧同样是大片大片的拆迁废墟,疯长的野草把网布撑破钻了出来,形成茂密的一大片。记者看到一幢小楼挺立在废墟上,楼里依然住着很多人,阳台栏杆上晾晒着衣物被褥,小楼周围停放着不少电动车。距离小楼十多米外的拆迁废墟上堆满了生活垃圾,闷热的天气下散发出难闻的臭味。

  “就这种居住条件,我们已经熬几年了。”在榴乡路东侧,一片住宅前停放着十多辆某快餐公司的外卖送餐车。记者遇到一位女士,她说自己住在最里面把角的一间公房,紧挨着旁边拆了一半的三层小楼。那栋楼半扇外墙拆掉了,楼梯暴露出来,但为了相邻住户的居住安全,小楼没有完全拆除。据她讲,有一天刮大风,那栋小楼里的一块彩钢板松动了,随风摆动,一旦倒下来就会砸到她家。幸亏维修人员及时赶到,移除了那块彩钢板。

  今年夏季雨水多,她常常要自己清理她家到大马路那二三十米长的羊肠小道,否则雨水冲刷拆迁渣土,就会把路覆盖上了。她还抱怨,家里自来水压力小,洗澡很困难,怀疑是水管破裂导致的,但管线埋在渣土下面,维修十分困难。她说这几年一直这样提心吊胆地过日子,每天都在巡视这片区域的居住安全,“真盼着快点搬家走人”。

  横七条3号楼是这片拆迁区里为数不多的楼房,一层为底商,楼上5层用于居住。据介绍,5个楼门共有75套房,分属丰台和(原)崇文两区的4家企事业单位,产权关系复杂。

  今年“五一”节,这栋楼的下水道堵了。“大过节的,哪去找人修啊,真糟心!”在这里执勤的社工告诉记者,社区只得找来一位疏通下水道的师傅,与此同时赶紧联系产权单位。但因为管线点都没打通。该单元的居民家全部停水。第二天,产权单位找到了房子的原始图纸,终于疏通了管道,居民才恢复用水。“最担心的就是房子维修的问题,几家单位协调起来非常困难。”

  据介绍,今年疫情期间,横七条路第一社区封闭了22个出入口,统一管理14个出入口。不论是拆迁区的防疫、安全还是环境卫生,基层都面临很大压力。据社区的工作人员介绍,为了维持拆迁区居民的正常生活,他们尽了最大努力,协调方方面面,尽力保证未拆迁居民的水电供应、排水排污、应急维修以及消除安全隐患。现在他们的工作重点是推进垃圾分类。

  据介绍,榴乡路两侧棚户区涉及南苑乡集体土地和国有土地产权户大约1500户。南苑乡土地腾退于2016年10月开始,目前大部分土地已经腾退完毕,大部分腾退房屋已经拆除。而国有土地房屋早已经完成入户评估、材料收取等工作,但是正式征收迟迟没有开始。居民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,希望加快棚户区改造进度。

  记者查询得知,榴乡路两侧棚户区属于丰台东铁营棚户区改造项目的一部分。2019年底,丰台区曾回复居民:经区住建委核实,东铁营棚户区改造和环境整治项目目前已完成入户摸底调查、搬迁补偿政策制定等相关工作,部分地块已启动搬迁工作。同时,项目实施单位正在依据北京市“新总规”开展项目规划论证及手续办理工作。待项目规划稳定后将逐步开展剩余地块搬迁补偿政策意见征询工作。

  今年6月,丰台区再次回复居民:经丰台区房屋征收中心核实,为尽快推动东铁营棚户区改造和环境整治项目进展,解决老百姓实际居住困难,项目采取分期分批启动,部分居民所在地块仍在继续推进,择机启动。

  榴乡路两侧棚户区为东铁营棚户区改造项目的一部分。东铁营棚户区东到方庄南路,西到同仁东路,南到石榴庄路,北到南三环,面积218公顷,棚户区改造涉及其中的56.5公顷,分散在23个地块。

  东铁营地区曾经有50多家国企,包括铜厂、制革厂、化工厂、电线厂、压缩机厂、农药厂、油漆厂等。如今,有的企业已经关闭,但老宿舍区还在此。其间还夹杂着一些当地村民的宅基地,逐渐发展形成了规模较大的平房区。因为年久失修,该区域房屋破旧,基础设施落后。道路狭窄且坑洼不平,居民的生活、居住条件较差。但由于该地区产权归属分散、地块零散,拆迁和后期开发难度都较大。

  早在2011年,丰台区就计划“5年内启动东铁营地区棚户区改造”,但是因为地区情况特殊,土地权属复杂,棚改资金难以平衡等问题,东铁营地区棚改一直推进缓慢。

  2013年12月,东铁营棚改纳入北京市棚改目录。这个丰台区启动的最大的棚改项目,涉及4100多户居民和村民。

  推进项目实施,保证棚户区居民基本生活。相关部门加快项目规划论证及手续办理工作。多部门联合作战,各司其职加强对这种待建地块的使用与管理,避免征地变为垃圾场,滋生病菌。

  与此同时,有关部门应保证拆迁滞留区居民的基本生活,包括人身安全、供水供电、垃圾清理等基本生活需要。

  尽早完善棚改规划与实施,全面设计交通动线规划,以人为本,市政道路设置单向行驶、时段禁行等,实现全面的静态交通规划,有效缓解出行难、停车难和交通拥堵。合理选址修建地下停车库或地上停车楼,鼓励换乘地铁公交出行。

  结合居住区建设卫生驿站,提高社区卫生服务水平。在该地块建设一个集绿化美化、休闲娱乐、健身锻炼、应急疏散等功能于一体的街心公园,彻底改变榴乡路两侧居民的生存生态环境。

Tags: 拆迁 

广告位
    广告位
    广告位

标签云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统计707篇文章
  • 标签管理标签云
  • 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